新浪彩票

集团要闻
媒体关注
粤澳视窗

智库|深圳能否替代香港:从四方面看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

作者: 新浪彩票 日期:2020-03-12 16:03

  《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开篇第一句话是“党和国家作出兴办经济特区重大战略部署以来,深圳经济特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各项事业取得显著成绩,已成为一座充满魅力、动力、活力、创新力的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就此而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应该是媲美于深圳经济特区成立的重要事件,是深圳发展的重大里程碑。

  赋予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称谓,需要从我国改革开放40年历史进程看,需要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的辉煌发展历程看,更需要从实现“两个百年”宏伟目标看。从这些重要历史节点看,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不仅是荣誉,更是责任,不是一般责任,而是重要而神圣的使命。深圳之所以能够承担这一使命,是因为深圳的成功。深圳的成功有两个方面,一是经济特区的成功。当年同时起步的四个经济特区,深圳最为成功,其他经济特区的发展较之深圳略显逊色;二是城市发展的成功。深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城市发展的典范,以非直辖市、非省会城市的身份跻身全国四大“一线城市”,足见深圳城市发展的不走平凡路。所以,深圳的确不是一般的城市,而是一个十分特别乃至非常特殊的地方。

  深圳自身具有的实力、能力、特色、禀赋,决定了深圳这一神圣使命的担当。从长历史的角度看,深圳已经圆满完成了其所担当,未来仍将继续承担其所担当。

  40年前成立深圳经济特区,是中国改革开放伟大事业重要而成功的破局。比较而言,那时候更多需要的是勇气,是怎样凭借“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胆量杀出一条血路。深圳的成功经验是“以开放促改革”。深圳40年的发展历程,“以开放促改革”已经内化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基因,弥漫于这座城市的各个方面,决定着这座城市的外在风貌和内在肌理。所谓的“以开放促改革”,本质就是“大开放”。正如所言,改革也是开放。深圳形成了一种“以开放倒逼改革”的机制,成功探索出一条“以开放促改革”的“大开放”发展路径。

  从这个角度看,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国家战略,是国家的开放战略,就是“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新格局。”如果说经济特区初期是深圳开放1.0版;中国加入WTO后是深圳开放2.0版;那么粤港澳大湾区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则是深圳开放3.0版。未来20年、30年,应该是深圳开放4.0、5.0版。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开放是更加需要智慧的伟大工程。无论是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还是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都需要在开放的环境下进行,以开放为手段推进。与此同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下的开放是内涵更加丰富多元的开放,开放范围不仅限于经济,而是“五位一体”和“四个全面”;开放重点不仅限于产业,更涉及行政、法治、社会发展;开放焦点不仅限于增长和增量,更涉及“以人为本”的全面发展和存量分配的公平公正。

  客观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下的开放内涵的重要性,还体现在“一国两制”方面,毗邻深圳的香港和澳门已经进入后现代的社会,港澳特别是香港社会并不太关注GDP多少,不太在意也不太在乎深圳GDP超过香港。避免深圳与港澳“鸡同鸭讲”般的话题错位,深圳就需要放开视野,超越经济,全面开放和全面发展。要充分考虑到未来深圳可能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率先探索解决新问题、应对新挑战的方式。因为这些新问题新挑战很可能是国家未来发展难以避免的问题,率先面对和解决是深圳的责任。

  《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出“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目前有三个,分别是在上海、北京和合肥,分别依托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中国顶级名校。“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与其他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可比性较弱,因为深圳没有顶级大学,没有相应数量规模的国家级科研院所,同时是“以深圳为主阵地”,这就意味着第四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与前三个的发展模式有所不同。但到底哪里不同?独特的发展路径、发展方式是什么?是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比如“以深圳为主阵地”,一定要和周边城市如香港、澳门、广州、东莞等的科技创新要素资源进行整合。那么怎么整合?有效的方式和路径是什么?比如深圳的强项是科技成果的产业化、产业创新和应用创新,那么如何扬长避短,发挥深圳的这一优势?如何在大湾区构建开放型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比如深圳在缺少顶级大学和科研机构、科学基础研究薄弱的不利情况下发展成为科技创新城市,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在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进程中,这个核心竞争力是否依然有效?如何巩固和提升?

  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纲要一样,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也在《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中被列为重中之重,成为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首要内容之一。“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成效,关系到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高度,十分重要。

  《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指出,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利于“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习总书记强调,“既要把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地建设好,也要把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建设好”。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是“两个建设好”的重要乃至核心内容。

  有一种观点,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解读为深圳将替代香港特区。广义上,深圳对香港的替代自建市之日就开始,“前店后厂”其实就是一种替代。时至今日,深港之间彼此可以替代的都已经替代完毕,余下的都是难以替代乃至不能替代了。比如深圳金融替代不了香港;深圳的科技创新优于香港等,因此“替代论”并不适用当下以及未来的深港关系。

  深港不是替代关系,而是合作和协同关系。把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深圳(内地)建设好离不开香港,把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建设好离不开深圳(内地)。借用费孝通先生对世界文化多元共存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描述,深港关系应该是“各好其好,好人之好,好好与共,深港协同”。深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一方的衰落并不会给另一方带来益处。香港回归后这20多年,深港在政府协调、产业连接、创新联动、公共服务共建、文化交流、跨境生活、青年创业就业等领域的合作,其丰富性和多样性超乎想象。许多新型公司在香港设立机构,在深圳开展业务;香港研发对深圳产业的渗透全面而深入,一定意义上已经形成“深圳—香港—硅谷”的研发产业链条;腾讯公司吸纳了近百位港人就业;香港铁路有限公司经营深圳地铁4号线、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和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开办,展示了港深公共服务合作的广度与深度;文化领域则有港深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的合作;继前海之后,两地政府2017年初签署的关于落马洲河套地区开发的备忘录,令人对港深合作有新的期待。

  港深关系的历史演进,造就今日两个毗邻城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不可分、相互交融、协同发展的格局,这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极为罕见,是国家极为稀缺、宝贵的资源,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支撑和引领带动。“香港特别行政区+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梦幻协同,一定会在国家战略发挥重要作用。

新浪彩票
  • 网站地图